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统计文化

记忆里淡淡挖饭香

发布时间:2017-01-04 16:36 信息来源:安仁统计局 责任编辑: 点击量:1

早些天去乡下考察搞调研,等到看完所有的项目时,太阳快要落山了。主人热情的留我们一行吃晚饭,还特意声明买来了正宗的土鸡、土鱼、土白菜——在城里这些玩意可是很难吃得到的——由于是熟人我们也就半推半就的留了下来。可一坐下才发现,此地正好停电。即便是乡野之地,人们也都有了电依赖症,一旦没了电,便六神无主,不知所措。看着已经被宰杀的土鸡、土鱼,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空着肚子走人。于是我提议是不是可以就地取材,在房子外面架个土灶,烧柴火挖饭、炒菜?此话一出,顿时得到了大伙的响应。工地上几个80后、90后的年轻人,自告奋勇马上投入到砌灶、拾柴的战斗当中。可等到架起锅子生起火,几个年轻人便面面相觑起来,原来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挖饭,更不知道怎么挖?听完他们的诉说,我们几个出生于60年代的,都笑出了眼泪。最后只好耐心的教着:先把米掏干净放进锅子,再往锅子里加水,加了水之后最好用手掌在米粒上按压一下,让水面刚好与手背齐平,然后就可以盖上锅盖,烧火挖饭了。等到锅子里发出轻微的噼啪声时,说明里面的水已基本烧干,饭也处于将熟状态,这时必须把明火熄了,只留点余火慢慢的煨,几分钟后,再往灶里烧一把明火,随即又将火熄了。如此反复两三次后,锅盖上就会飘出一股淡淡的诱人的饭香。这时只要把锅盖揭开,用一把铁铲往锅底挖几下,你会发现,贴着锅底的米饭早已变成了淡黄的锅巴。若不及时挖出来,任由它贴着锅底继续烧,无需一会就会烧焦——这大概就是挖饭一名的来历。

年轻人听完我们的讲述,马上推着我们进屋避风聊天去,还说最多一个小时,就会让我们尝到可口的篝火晚餐。已是隆冬时节,入夜之后,荒郊野外的气温降至零下。为冲淡“饥寒”的困扰,我们坐在房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个小时早已过去,外面的年轻人不仅没来邀我们“入席”就餐,相反还在大声的吵吵囔囔。我们几个相视一笑:肯定“出事”了!于是相继走出棚房,来到土灶边。火光映照着几张年轻的脸,柴灰在上面点缀成了黑色的星星。呼啸的北风中,隐约可见他们的鬓角处闪光的汗渍!见我们走了过来,刚刚还在忙乱的小伙子们,一个个站得笔直,像犯了错的小学生等待老师的处罚。我从灶里拔出一根燃烧的木柴往锅子里一照,顿时吓了一大跳!我的个天啊!这锅里煮的还是饭吗?除锅中心还有一小块能勉强看出是大米的加工产品外,其他部分几乎都是黑一色的炭!原来他们在挖饭的过程中,压根就没有盖过锅盖!这可是挖饭之大忌啊!挖饭时不仅盖子要盖严,还要在锅沿处用打湿的毛巾敷一层,如此方可确保不跑汽,让米粉熟得快,煮得香。现在他们像煮蛇肉一样露天煮,能把饭煮熟才怪呢!一问才得知,他们没有锅盖。还说现在谁还用锅盖啊?再说加盖的目的不就是保证高温吗?没有加盖的话,我们把火烧大不就一样了?呜呼!理由看似还蛮有道理的呢!

改革开放前,农村的劳动力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除非真正的农闲时节,家庭主妇清早会在家里把饭煮好,一般情况下,煮饭的事都是由孩子们完成的。那时候清早煮饭都是清一色的捞米蒸饭,即先把水放铁锅里烧翻,再从坛子里按每人一筒(四筒为一升,每升约三斤)的标准量来大米,淘洗后把米倒入锅中进行烧煮,期间需要不时的进行搅动,以免黏锅烧焦。等到米粒开胸(破肚)后再用竹编的捞箕捞出沥干,然后将这些称为捞米的准饭粒倒进挂在灶门口耸勾上,里面放有水和甑片的铁鼎锅里。这时铁锅里只剩下米汤和少量漏捞的饭粒。负责煮饭的孩子这会儿往往会放开喉咙大声叫喊在门外玩耍的弟妹,要他们赶紧到菜园里去摘来辣椒、茄子,然后放在火灰里慢慢的煨。等到锅里稀薄的米汤被熬成了浓稠的粥时,灶门口吐出的火舌已把耸勾上鼎锅里的捞米蒸成了喷香的米饭,再扒开火灰忆看,里面的茄子、辣椒早已煨成了虎皮色,只要拍掉上面的草灰,便可以放进椒钵捣碎了。这时候大人们还没有休工,孩子们给在外劳作的父母送去一碗热粥后,自己麻利回到家灌两碗,然后边走变闻听肚子里粥水的咕噜咕噜时去上学。尽管鼎锅里的饭也已蒸熟,但有限的口粮只能是用来当作晌午的正餐,早晨任何人都只能喝两碗“多出来”的稀粥。

那时候是没有几个人家有资本在早餐吃挖饭的。同样的米量,捞米饭不仅比挖饭的饭量要多,还分外“多”出了一锅粥!谁都晓得替自家坛子里不多的粮食打算盘,尽管捞米饭有些寡淡,有些不扎实,吃饱后容易消化,远没有挖饭香,也不及挖饭抗饿,但因为它分量的饱足,一直很受贫寒家庭的推崇。贫寒之家要吃到挖饭,大多只是在农忙时节需要加晚班,或者临时来了客人,而早晨准备的饭食又明显不够时才有机会。用柴火挖饭简单、快捷,那香喷喷的的米饭无需菜下,也能吃个滚饱!特别是锅底焦黄的锅巴,更是难得的美食,往往被大人们当做奖励乖巧孩子的奖品,或小伙子逗哄姑娘的副食。一块锅巴下肚,半天后打出的饱嗝还是那么香甜迷人。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怎么吃饭“费”粮食的问题了,相反倒是在想尽办法把饭煮好煮香,让自己尽可能“想”吃多吃。电饭锅、高压锅的问世,确实让原本极其普通的米饭变得软和、香甜,但要不了多久,便又会厌食起来,好不容易碰上一块锅巴,也是那么没有嚼劲,那么不具诱惑力,心中总有那么一些失落和惆怅,总认为不及那种用柴火烧出的挖饭,吃在嘴里,香在心中,回味悠长,悠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