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统计文化

游子们需要一个怎样的故乡

游子们需要一个怎样的故乡

发布时间:2015-03-31 10:28 信息来源:市统计局 责任编辑:成晶晶 点击量:1

今年春节微信圈里最红火的两个话题,第一个就是“你抢了多少红包?”而第二个话题,也许就是在朋友圈里流传的《春节到底回家看什么?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因为他似乎道出了很多游子的心声—故乡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故乡了,或者说已经不是心目中的那个故乡了。其实关于这个话题,从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到鲁迅的《故乡》……不同时代关于故乡的文字,似乎都在表达:回不去的那个地方叫故乡。

  故乡对于长大于工矿区的我来说,既有乡村的宁静淳朴,又有厂矿的朝气蓬勃。生于斯长于斯的自己,在现在工作生活中的城市里,难免就会对故乡和城市产生一个对比。同许许多多游子一样,城市中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对应着故乡的青山绿水;城市中的尔虞我诈,灯红酒绿,对应着故乡的善良淳朴……想象不断的强化着对故乡的美好记忆,直到真的回到家乡,看到熟悉的场景心里却充满了失望和失落。与别人对故乡快速城市化颇有抱怨不同,我却为故乡被时代远远抛弃而忧心忡忡。

  在很多很多人的描述里,故乡的青山绿水被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建筑起了一排排楼房一条条街道,一座座工厂一个个大棚,原本清澈的小河沟塞满了生活垃圾,昔日小伙伴们一起无忧无虑玩耍的地方早已消失,强烈的对比带来极大的不适应感,进而是对城市化和工业化的指责和反思。最重要的是,犹如鲁迅先生描述的闰土一样,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早已和自己一样一起融入城市中。虽然都是在外打拼,回乡之后都互相寒暄“何时回家”“何时再走”,但经过十来年的分别,大家实际已成为相互认识的陌生人。在必要的客套寒暄、推杯换盏之后,如果没有更深的交情,不可避免就会陷入令人尴尬的沉默。因此很多人难免就会有回故乡到底看什么的感慨。

  而我却满怀着忧伤看着故乡。时光仿佛在这里定格,历史仿佛把这里抛弃了,青山绿水还是青山绿水,小河沟还是小河沟,房子还是那些房子却已年久失修,自来水一天来4小时,田地还是那些田地却已长满荒草,早已无人耕种。从大城市返乡的同学开着车展示着故乡的种种不便在朋友圈里发表着种种感慨。与外面的世界比起来,故乡远远落后了,我并不为故乡保持的这么好的旧时光而感觉到欣慰和优越,因为故乡并不是游子 “看”来显示优越的。

  也许在政绩和利益驱动下的非理性的城市化过程,带给了故乡不可否认的冲击和破坏。但是附着于这城市扩张的破坏和冲击上产生的生机活力却是故乡发展的前进的驱动力。进步就是进步,不可否认进步带来的高效率和便捷,城市化和工业化给故乡带来了繁荣也给留在故乡的人们带来了收益。身为游子的我们不能凭着想象就把故乡硬生生留在原地。

  游子在变,故乡也在变,游子远走他乡去追求更好的生活,故乡也不应该按照游子的意愿在原地不动的等着。因为这对故乡和留在故乡的人们是不公平的。故乡不应该成为游子们田园牧歌似的生活想象。故乡也有发展进步的权力,哪怕变得不符合游子们的心意。

  其实,故乡在变也不变。故乡有着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力,所以故乡在变;游子们 “背叛”了故乡,斩断了与故乡联络的脉络,当游子带着外面得到生存之道,带着成年人的世故眼光重回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一厢情愿,有着那样的不适感,其实故乡没变。

  游子需要怎样的故乡?也许对于一部分漂泊在外很久的游子来说,故乡就是生命中的一个美好愿景,对于一部分游子来说,故乡就是用来展示城市人“高大上”故事的背景和对比。只是游子们需要回答,是愿意继续漂泊?还是愿意回来“改变”故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